返回首页

县委

人大

政协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靖宇概况 >> 印象靖宇 >> 抗联故事

杨靖宇改名

发布时间:2015-01-19 13:43:12 作者: 来源:靖宇县人民政府

  国人皆知的民族英雄杨靖宇,本姓马,叫马尚德,字骥生。“杨靖宇”是他的化名,这大家是知道的,不过未必知道“杨靖宇”这个名字是怎么“化”来的。因为抗日战争年代,杨靖宇曾经多次化名,他的那些化名在东北抗联史上影响较大的主要有张贯一、杨占山、杨金志、乃超、元海这么几个,这其中有的是出于保密工作需要,在向上级写汇报材料时临时起的,用的次数不多,比如“乃超”、“元海”;有的是山林队和老百姓褒奖的,比如“杨占山”;再就是时势催生的英名“杨靖宇”了。那么,“杨靖宇”这个彪柄青史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?

  说起来,杨靖宇第一次化名还是1928年7月间的事呢。

  那时,第一次大革命失败,敌人到处缉捕马尚德。党组织把他调到开封、洛阳、信阳等地从事秘密工作,关切地对他说:尚德啊,你个子大,特征明显,外面到处抓‘大马’呢,改个名儿吧,安全点儿。于是,杨靖宇听从党组织的建议,表示:那我就叫张贯一吧。随我母亲姓张,牢记慈母培育,“一以贯之”坚持革命不动摇!

  这样,1929年7月他到抚顺煤矿做工运工作时,就叫张贯一了。在那里,他见一半多的矿工都是山东人,自己的“确山腔”与山东曹州口音又颇为相近,就和矿工们攀上了“老乡”,与他们朝夕相处。但矿工们不习惯管“自己人”叫“大号”,都叫他“山东张”。至于“张贯一”这个大号真正出现的地方,只有两处,那就是在他因叛徒出卖,两次被捕入狱的审讯笔录上。

  1931年11月,杨靖宇第二次出狱。中共满洲省委由沈阳撤退到哈尔滨,他先后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、满洲省委代理军委书记,这期间他用的还是“张贯一”这个名字,省委机关的同志对他的称呼是“张大个子”。这个“张大个子”一直叫到满洲省委正式同意他担任磐石游击队政委为止。

  1932年5月,东北诞生了第一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——磐石工农反日义勇军(即磐石游击队)。磐石游击队第一任政委是杨佐青、队长叫张振武,当时有武装队员三十几名。游击队诞生之后,因为缺少有武装斗争经验的领导干部,屡遭挫折,不仅遭到日伪军的围剿,还经常受地主会兵欺负及山林队和土匪武装的觊觎袭击。同年8月下旬,游击队第二次遭到日伪军与蛤蟆河子地主会兵联合夹击那回,吃亏最大,造成政委杨佐青重伤、3名队员牺牲、损失枪支10余支的重大损失,处境十分危险。为此,11月份当满洲省委了解情况以后,马上派杨靖宇到南满巡视工作,挽救这支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,改组磐石中心县委,指导南满抗日斗争。

  杨靖宇乍到磐石的时候,磐石游击队已经拉下抗日红旗,与山林队搅合在一块儿了,队内思想相当混乱。他来了以后,首先将报号“五洋”的磐石游击队改编为“中国工农红军南满第三十二军游击队”,使这支腹背受敌,陷于绝境的队伍又重新打起抗日的红旗,驰骋于奋勇杀敌的战场,威名远扬,受到南满民众的恭敬和爱戴。

  然而,在杨靖宇离开磐石游击队到海龙巡视期间,这支年轻的队伍再次遭遇毁灭性打击。游击队总队长孟杰民、政委初向臣、继任总队长王兆兰等被反动地主武装张博卿、高希甲诱骗上当,遭遇偷袭,先后牺牲。危急关头,杨靖宇赶回磐石,担起游击队代理政委的担子。出于稳定部队情绪,巩固群众基础的需要,省里来的“张大个子”这期间不仅代理了前任政委的工作,还代理了前任政委的姓氏,改姓杨了(负伤离队的首任磐石游击队政委杨君武,又名杨佐青,后任北满特委军运负责人),因此,游击队内称他“杨政委”。可是,那些在战斗中受到游击队深刻影响的山林队深知此“杨政委”非彼“杨政委”,把他当作“南满的马占山”来尊崇,还褒奖他一个名字:管他叫“杨占山”,纷纷慕名拜访。由此,“北有马占山,南有杨占山”之说便在磐石一带传开来了。

  马占山,是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在东北辽吉两省全部沦陷,黑龙江危在旦夕的1931年10月临危受命,就任黑龙江省代理主席、军事总指挥的抗日英雄。他曾领导了著名的“江桥抗战”,打响了东北武装抗日的第一枪。江桥抗战鏖战半月后,终因敌众我寡,没有后援,加上装备落后,而以失败告终,但它首举义旗的意义特别重大,给全国人民以莫大的精神慰藉与鼓舞,称马占山是“为国家保疆土,为民族争光荣”的当代“爱国军人”和“民族英雄”。上海、哈尔滨等地曾组织“援马抗日团”前去慰问,上海卷烟厂还生产过“马占山牌”香烟。总之,当时所有能想到的“美誉”、英名全归他了。事实上,不久后马占山就当了伪黑龙江省省长、伪满洲国军政部长,虽说时间不长,而且后来又再次举旗抗日,毕竟于大节有亏。可老百姓搞不懂这么多弯弯绕儿啊,仍然“马英雄长、马英雄短”地叫着。

  杨靖宇对马占山是有敬有爱也有怜惜。所以,当听到人们给他冠上“杨占山”这个名字时,敏锐地意识到:现在自己叫什么名字已经不是单纯的个人姓氏符号了,还寄予着东北人民对抗日战争的希望,代表着磐石游击队的整体形象,不能马虎。于是,经过思考,他在游击队领导干部会议上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见,向战友们解释他不认同“杨占山”这个名字的原因:中国人嘛,就是中国大好江山的主人,还占什么“山”啊?你光占山,那江河湖海怎么办,不要了?片面嘛。人们听了如醍醐灌顶,附合着说:是啊,是,是片面了,应该更大气一些。于是,有人在会上主张:“应该叫‘占中华’!中华国土的主人嘛”!还有人主张:“要不咱就干脆叫‘占东洋’!把他妈的小日本的老巢也一遭端了!”

  杨靖宇见大伙嚷嚷的有些乱,正色道,东北是东北人民的,也是全中国人民的,日本鬼子侵占东北,我们必须把它赶出去。我郑重地告诉大家,我的志向没二话,就是领着咱们游击队抗日救国,光复中华。小日本的土地他就是白给咱,咱也不惜要!所以,我看我改一个名字,叫杨金志吧。就是抗日救国之志如真金不怕火炼,不管千难万险,坚决抗日到底志不移!这一番慷慨陈述,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,遂化名杨金志。

  不过,“杨金志”这个名只在游击队内部叫好,在游击队外还是叫不响,当地群众和抗日山林队仍然“杨占山”、“杨占山”地叫,没改成气候。

  怎么办呢?

  有一天,参谋长李弘海进屋就喊“杨政委”,听起来有点变调的语音,让他突然察觉到朝鲜语的“杨政委”与汉语的“杨靖宇”发音非常相近,这个重要发现打开了他的思路:“杨靖宇”,“靖”乃平定之意,如今东北正处在日寇侵略,涂炭百姓的战乱年代,可不是需要共产党人高扬抗日救国,安定宇内的旗帜吗?况且战士们还叫着上口顺拐(当时队内成员近半数是朝鲜族战士)。于是,拍着他的参谋长肩膀说:“谢谢你,给我送来一个有意义的名字,那我就叫杨靖宇吧!”“噢?”李弘海睁大满是问号的眼睛听完解释,拍巴掌叫好:这个名字实在是好哎,比“杨占山”响亮,比“杨金志”气派,还比俺们的名字有意义!末了对杨靖宇说:帮咱也改一个名字呗。

  为了吸取改名“杨金志”不成功的教训,杨靖宇这次改名选择了一个有意义的场合。1933年9月18日,在磐石根据地军民纪念“九·一八”事变两周年暨东北人民革命军(抗联一军的前身)第一军独立师创建大会上,杨靖宇和他的战友、独立师参谋长李弘海在大会上分别发表了易名讲演,之后郑重宣布改名为“杨靖宇”和“李红光”。两位抗日英雄用改名行动,向世人表达了一代抗日志士献身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的雄心壮志。

  当地老百姓和那些抗日山林队听了杨靖宇的改名讲演,受到一次深刻的抗日宣传,纷纷议论说,杨政委不叫杨占山了,改叫杨靖宇了,这是独立师“亮牌”呀,看来东北人有救了!

  从此,“杨靖宇”这一响亮的名字和东北抗日游击战争一起,历经磨难和挫折,越挫越勇,顽强拼搏,在战斗里成长,在战火中辉煌,在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留下了精彩的篇章。

  (作者原是长白山日报社高级编辑)

17382398681738239868@qq.com

白山市人民政府主办 靖宇县人民政府 承办 版权所有
建议采用IE6以上版本浏览器

吉公网安备 22062202000109号